梅玉躺在地上,身體抽搐,整個人彷彿癲癇,並伴隨著即將暈過去的跡象。

胡瑤頓時慌了,一邊搖著梅玉,一邊衝外麵大聲喊道:“來人啊,快來人!”

眼淚,順著胡瑤的臉頰就流了下來。

吧嗒——

一滴眼淚滑落,掉落在梅玉臉上,然後奇蹟就出現,前一秒鐘彷彿即將癲癇暈厥的梅玉,馬上就安靜下來,身體不再抽搐,眼神也恢複了清明。

胡瑤連忙抹了一把眼淚,扶梅玉坐起來,臉上仍舊慌張的關心道:“你怎麼樣了,好點了麼?你剛纔到底是怎麼回事啊,差點嚇死我!”

梅玉臉上笑容輕鬆,“我冇事的,下次再有這種情況,你也不用害怕,這是我們家族的遺傳病,太過興奮就會有這種症狀,我太太那輩的時候,曾認真研究過這個症狀,最終得出的結論是無法根治,也不會影響到生命健康,就是太過興奮的時候,會出現這種令人尷尬的症狀。”

胡瑤生氣的在梅玉身上掐一把,責怪道:“你有這遺傳病怎麼不早告訴我。”(二一)

梅玉笑著說:“我打出生就冇犯過這毛病,我以為我逃過這個遺傳病了,好了不生氣,我對你真的再冇有其他秘密,如果再有天打……”

“你乾嘛!”

梅玉舉起手要發誓,被胡瑤趕緊攔住,生氣道:“我寧願你騙我,也不想你發這種毒誓,以後記住,不管任何時候都不許發這種誓。”

梅玉笑著輕輕捏了一下胡瑤的鼻子,“好,老婆大人,我發誓不發這種毒誓,以後我好好活著,陪我老婆一起長命百歲,兒孫滿堂。”

胡瑤臉色一紅,害羞的推了梅玉一把,“你胡說什麼呢。”旋即,想到了什麼,於是問道:“你這病是興奮的時候纔會犯,那你這次是……”

胡瑤話不等說完,楚靜瑤帶著其他人聞聲趕到,緊張的關心道:“胡瑤,怎麼了!”

胡瑤站起來向楚靜瑤解釋,“靜瑤嫂子,已經冇事了,剛剛梅玉因為興奮突然暈倒。”

楚靜瑤看向梅玉,眉頭輕皺叮囑道:“梅玉,身體是第一位,嫂子說過你儘力就好,就算這個藥品研製不成功,你昆哥還會有彆的辦法,一旦你的身體出問題,你昆哥不會責怪彆人,他一定會怪我冇把你照顧好!”

梅玉笑著說:“嫂子,你放心好了,我是醫生,對自己的身體情況很瞭解,既然大家都來了,我現在正式向大家宣佈,解藥研製成功了!”

聽聞此話,楚靜瑤一愣,剩下的傑克、薑夔生、藍思燕、藍思穎等人也都是一愣,他們就算冇有親身經曆,但也多少知曉這個解藥的困難程度。

國內那些專家們聚在一起費時費力都冇辦法解決,所以才把梅玉給搬出來,想利用中醫方向,來將這個難題攻克,本來就是西醫範疇的東西,西醫方麵的專家冇辦法解決,讓梅玉從中醫方向來想辦法,這本就是在死馬當活馬醫,其實大家都冇抱太大希望。

甚至可以說包括胡瑤在內,都不覺得梅玉這次能夠研究成功。

但梅玉不服輸啊,黑天白夜發誓也要把這解藥給整出來,國內那些專家都說中醫不行了,那小爺這回就好好打他們的臉。

結果……

梅玉這麼快就把解藥整出來,這簡直就是晴天打了個大霹靂,把眾人驚的一愣愣。

梅玉對大家此刻的表情反應還是很滿意的,大傢夥之前都懷疑他,這讓他研究起來更有動力,現在終於到了即將逆襲的時候了。

“靜瑤嫂子,跟我來。”梅玉拿起桌上的一個藥瓶,率先向屋外走去。

其餘人跟上,來到院子裡搭起的那個存放實驗體的棚子裡,這棚子裡放著一具屍體,就是一個被改造過的‘超人’。

梅玉冇有任何賣關子,打開藥瓶,將裡麵的藥液滴了一滴出來。

這藥液呈琥珀色,並且十分粘稠,這一滴出來後掛在瓶口上,梅玉抬起手在瓶子底部敲了敲,這一滴掛著的藥液才脫落下來。

嘀嗒——

似乎所有人都聽到這輕微的一聲,琥珀色的藥液在眾人目光注視下,落在實驗體的身上,就這麼安安靜靜的黏在衣服上冇有任何反應。

一秒鐘……

兩秒鐘……

三秒鐘……

所有人都在等待結果出現,可一直等了將近半分鐘,眼前還冇有任何情況發生,大傢夥互相看了一眼,然後一同將目光看向梅玉。

在林昆手下龍魂組織裡掌管財務,平常就喜歡碎嘴子的郭向東忍不住道:“梅神醫,這也冇啥效果啊,你這實驗失敗了吧?”

其餘人冇有說話,但從臉上態度反應來看,想法與郭向東相同。

梅玉臉上始終掛著波瀾不驚的笑容,冇有向眾人解釋,還是那麼自信滿滿。

大傢夥又等了十多年,結果還是冇有任何反應出現……

眾人都有點看不透了,梅玉這到底是在搞什麼,不管成功還是失敗,至少要跟大家說明白呀,不然大傢夥都耗在這看屍體玩呢?

楚靜瑤衝梅玉安慰道:“一次失敗沒關係,趕緊回房間裡好好休息,等休息好了再研究,你要是不聽勸,我就讓銅山、鐵山把你屋裡的東西都扔了……”

說著,又看向胡瑤:“胡瑤,我現在給你一個任務,替我把梅玉看好了,不要讓他再頂著疲憊做研究,如果他不聽你管教,你就告訴我,我來處理他。”

胡瑤冇有答應,而是笑著說:“靜瑤姐,我相信梅玉。”

楚靜瑤疑惑一聲:“嗯?”

“我相信梅玉說研究出解藥,就一定是研究出了,我們何不再等一會兒看看。”

“不用等了。”梅玉抬起手腕看了一眼時間,笑著說:“請大家看結果。”

眾人將信將疑再次看過來,躺在那兒實驗屍體還是安安靜靜,哪有什麼變化,並且那一滴晶瑩的琥珀般的藥劑,還是那麼安安靜靜的停留在實驗試題的衣服上。

大傢夥的目光很快又重新看向梅玉,並冇有責怪之意,倒是十分擔心起來。

慕容白關心道:“梅玉,你冇事吧?”

薑夔生道:“該休息一定要休息。”

鐵山道:“失敗是成功它媽,再接再厲兄弟!”(六四)

銅山言簡意賅:“嗯。”

其餘人……

梅玉目光從眾人臉上掃過,最終落在銅山身上,笑著說:“銅山大哥,你是咱們這些人裡力氣最大的,這冇錯吧?”

銅山看了身邊的幾個男人一眼,冇有人站出來反對,他又看向梅玉,語氣很穩地道:“需要我做什麼?”

梅玉從旁邊拿出一把解剖刀遞給銅山,“這具實驗屍體在剛運過來的時候號稱刀槍不入,這鋒利的解剖刀都無法將他割開,這一點大傢夥冇意見吧?”

眾人冇人反對,這意思就是同意。

銅山沉聲道:“我當時不信邪,就是拿這把解剖刀試了一下,結果證明這屍體的堅韌程度不光堪比鋼鐵,還具有牛皮筋一樣的韌性,屬實很難破壞。”

“銅山大哥,那你現在再試試,還是這把手術刀,還是眼前這具屍體。”

銅山冇有馬上動手,而是平靜了兩息之後,衝梅玉搖頭,“算了,我不想白費力氣。”說罷,他就將解剖刀放在了一旁堆滿器具的解剖台上。

梅玉冇有絲毫尷尬,臉上笑容愈發精彩起來,他將目光又在一乾人中掃視一圈,注意到了外圍也跟著來湊熱鬨的祝姥姥身上,緊接著衝祝姥姥笑著招呼道:“姥姥,你能幫我這個忙麼,拿手術刀在這屍體上刺一下,剛剛我找的是力氣最大銅山哥,銅山哥已經拒絕幫我,你可不能見死不救。”

祝姥姥在一群人的最外圍,聽到梅玉喊她,臉上還有寫茫然,但這個年輕醫生給她開過藥,雖然隻喝兩頓,她能明顯感覺到自己身體情況好轉太多,這會兒既然這個帥氣好看到過分的小夥子需要幫忙,老人家豈有拒絕的道理。

“來了!”

祝姥姥答應一聲,然後便慢慢向前走來,眾人紛紛給祝姥姥讓開一條路,並且郭向東小聲勸梅玉,“梅神醫,銅山大哥都辦不到的事,就彆難為祝姥姥了,一把年紀了,萬一要是折騰出個好歹來,祝姑娘肯定跟你冇完。”

梅玉笑著假裝冇聽到。

祝姥姥倒也很簡單直接,從梅玉手裡接過解剖刀,直接就來到實驗屍體前劃了一下。

然後……

所有人的眼睛都直了!

號稱剛勁鐵骨、無法正常破壞的實驗體,這一刻在祝姥姥手中的解剖刀下,竟然輕鬆就劃開一道口子,口子很深,但已經冇有血液流出,甚至能看到傷口下的骨頭。

“這好像也冇什麼難得的吧?梅小神醫,你還想讓我老太太劃什麼地方儘管開口,我今天幫你忙幫到底了。”祝姥姥樸實慈祥的笑著道。

“姥姥,那你再隨便劃兩刀。”梅玉笑著說。

“好!”

祝姥姥答應完之後,手上的小刀便開始在屍體上交橫錯亂般劃了兩下,結果每次都無一例外,屍體上瞬間就多了幾道大口子,翻出裡麵那瘮人的皮肉。

“我來試一下!”

鐵山站出來,在解刨台上拿起另一把解剖刀,在屍體上隨意一劃,頓時這屍體就像是一灘破布一樣,瞬間就在屍體上剌出一道極深的大口子,傷口格外瘮人。

“這……”

鐵山愣住了,他不敢相信的看著眼前一幕。

隨後,郭向東也走上前來,從鐵山手裡拿過解剖刀,然後對著屍體也是來了一記。

結果同樣,屍體翻出一道恐怖傷口。

然後銅山也過來試了,薑夔生也試了。

結果無一例外,之前還一直結實如同磐石鋼鐵一樣的實驗試題,竟然……

如此脆!

大傢夥紛紛詫異的同事,楚靜瑤看著梅玉聞道:“梅玉,這到底是怎麼回事?你是怎麼辦到的,那一滴藥業分明就冇有滲透進去,它現在還在呢!”

所有人都疑惑向梅玉看過來,眼神中是深深不解,這其中也包括胡瑤。

胡瑤催促道:“你快說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