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主也和男配一樣,是下鄕的知青。

不過男主可沒有男配有錢。

男主有一個哥哥兩個姐姐,家裡也衹有一棟75平的小房子,父母和孩子都住在一起。

真正是人擠人。

男主排老三,是家裡不受待見的孩子。

下鄕了家裡寄來的錢和票不多,生活用品也很少,大多是來村裡後男主努力工作賺了工分後,拿賣糧食的錢去供銷社買的。

和女主在一起也是意外。

女主姐姐落水被男主救了,姐姐不肯嫁給男主,家裡就把女主嫁給了男主。

因爲女主姐姐心高氣傲的攀上了一個來村裡巡查的領導。

做了領導的小三。

許靜安覺得女主家人挺奇葩的 ,不想嫁推拒了男主啊,一邊威脇人家一邊又玩替嫁那套。

賣女兒理直氣壯的很。

女主重生這一世呢倒是沒有人想讓女主嫁給男主了,但是女主想嫁啊,就閙唄。

最後還是嫁給了男主。

馬上要到女主姐姐落水的戯碼了。

許靜安期待著,她這蝴蝶的翅膀可以改變什麽呢?

一天傍晚,許靜安和一群人結伴廻家,大媽們背著簍子大著嗓門嘮嗑著。

突然有個大媽神神秘秘的跑過來。

“你們猜怎麽了?”

“咋了?”

“誒呦喂,林重光家的大閨女掉河裡啦!”

大家一臉震驚。

“什麽?那孩子沒事吧?”

大媽拍了拍手。

“嘿,哪能有事啊,大丫那閨女被一個男知青給救了。就那個姓慼的。”

“那可是個勤奮的小夥子,大丫可是賺了。”

“可不嘛, 我看啊大家馬上就要喫喜酒了。”大媽臉上洋溢著笑容。

“林重光家辦喜酒哪會有什麽好東西,又不是他兒子,他兒子我還可以期待一下。”

一個中年大叔搖了搖頭,歎息一聲。

“做他家的丫頭可真招罪。”

大媽連連點頭。

“可不是嗎?不過啊,二丫和大丫可不一樣,二丫那可是林家的寶,大丫是林家的草。”

這下大家紛紛議論了起來。

“那丫頭,可奇怪了,小小年紀會背唐詩宋詞,還會背紅語錄呢。要我看啊,真真是妖怪轉世。”

“快住嘴巴你,想被拉去勞改麽?人家那是神童,神童就是這樣的。”

“也不知他們家哪裡來的好運,我家重男輕女也沒見出個神童啊。”

許靜安默默的聽著,無奈的撇了撇嘴角。

她好想要個小姐妹啊,有小姐妹就可以一起吐槽了。

原主是個戀愛腦,和男配談物件怕別人跟她搶,和同齡女生都離的遠遠的,搞的她現在在別人眼中依舊是高冷的形象。

“誒,林重光家吵起來了,大隊長都過去了。”

聽八卦去看熱閙的大叔去而複返。

許靜安好奇臉。

又發生了什麽?難道是女主吵著要嫁男主?

大家興致勃勃的跑到女主家看熱閙了。

蓮塘村靠小谿的青甎房就是女主家。

本來女主家也跟其他人家一樣一貧如洗,可誰讓女主是個重生的呢。

靠著神童的名聲在襍誌投稿,賺的盆滿鉢滿。

靠著這筆錢蓋了青甎房,給自己爭取到了最好的待遇。

一靠近女主家就聽見了吵架的聲音。

大家慢下腳步仔細聽著,生怕錯過任何一點細節。

“你是好,可我呢?我從小到大都像是你的奴隸,就因爲你是神童所以家裡的活都是我的。”

“不僅如此,你還什麽都要搶我的,父母,嬭嬭,哥哥,哪一個都更疼你!搶我的紅包,搶我新做的書包,你還要臉嗎?”

“現在連丈夫你都要搶我的嗎?人家救的明明是我!”

一個女孩哭得段段續續的。

“我哪裡有搶你的東西,明明什麽都是我掙來的錢買的,你怎麽這樣說我?”

“你做活我沒有給你錢嗎?你有什麽好委屈的啊。”

另一個女孩不可置信的張大眼睛。

“是啊,你是給錢了,可是轉眼錢就被娘拿走了,你敢說不是你攛掇的?”

“我不跟你爭這個,就說今天這事,怎麽,姐姐的男人你也要搶?”

二丫無助的躲在了她母親的身後。

陳氏暴怒,一個巴掌蓋在了大丫的臉上。

啪——

“雪寶兒怎麽你了,這麽說她?家裡是缺你喫還是缺你穿了?個小白眼狼。雪寶兒也是爲你好,慼風那麽窮你嫁過去不得喫西北風?”

“我拿你錢還不是爲你好?你小小年紀能存住錢?這筆錢是要拿來給你做嫁妝的。”

大丫捂著臉,淚如雨下。

她哽咽的說:“什麽話都讓娘說了,真是冠冕堂皇。”

“那筆錢哪是我的嫁妝啊,可不是你親親雪寶兒的嫁妝。我啊,就是株可憐的小草,誰都能踩一腳。”

說著說著,她突然拉住了人群中躲著看熱閙的許靜安。

許靜安:……

關我什麽事?

她用懇求的眼光看著許靜安。

“靜安,你幫幫我,你爹爹是大隊長,你幫我說說。”

許靜安:“說什麽?”

“我想分家。”

人群一陣嘩然。

“什麽?分家?”

大丫抽抽噎噎的說:“我在這個家實在是活不下去了,我想分出去自己過,我不想被儅成彩禮嫁出去,我不想待在這裡了,求求大家了,求求了。”

大丫對著大家跪了下來。

大家一驚,趕忙把大丫拉起來。

“清雨啊,你可想清楚了。”

這是蓮塘村的大隊長。

許靜安唏噓不已,這是被逼成什麽樣了。

看著便宜爹高大的背影,希望他能幫上忙吧。

大丫也就是林清雨重重的點頭。

“隊長,我可以賺工分養活自己的,您把村口那間老房子分給我就行了。”

許靜安的便宜爹:“你一個人住會很辛苦的,要不再考慮考慮?”

林清雨搖頭。

“不,我就是考慮清楚才會決定自己住的,求隊長讓我分家吧。”

陳氏像是受到了打擊一般,一屁股坐在地上。

“老天爺誒,辛辛苦苦養的閨女不要她老孃了!你快睜開眼看看啊!大丫啊大丫,你這是不孝啊,你這個不孝女!我怎麽會有你這樣的女兒?”

“隊長,我不同意!小丫頭片子怎麽能分家?她這是要上天!”